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晨起,有微涼的風從肩頭滑過。站在深秋的涼裡,竟忘了,樹上的葉子,正一片一片的脫落。對於節氣的敏感,由來已久。紗窗上的日影,庭院裡的花樹,都被節氣劃分為時光。想著它們在時間的刻度上浮起又沉下,就有了細數年華的滋味。彷彿一串零落的腳印,深深淺淺,無言裡,許你默記。 推開窗子,風穿堂而過。對面是一座西式小樓。舊去的牆面,在日光下,顯出光陰的疲憊。散碎的落寞,在暗得發黃的牆壁裡,一絲絲的滲出。人去樓空。這座廢棄的院落,曾住著怎樣的一戶人家呢?紅男綠女?或淑女名媛?春風裡,執一條絹帕,或彈一曲飲水詞。親見了所有人的消失,那些宿命的浮沉。烈日下,他們的故事,被飄浮的雲縷洗劫一空。春風年年有,可否帶來桃花和流水?並告知獲得的幸福或失去的悲傷。 也許,曾住著如我一般十指冰涼的女子。憂傷並快樂著。無論上班,下班,學習或上網。眼角漫漾著淺淺的歡愉。清晨起來,一杯純白的牛奶或一杯橙色的檸檬。檯布是新換的,有卡通圖案。水藍色的窗簾,一張檀木桌椅,一把小提琴。陽光早早的醒來,把許多細小的微笑,掛在那棵千年古槐的枝葉上。然後隔著窗子,說早安。 風閒閒的擠進半邊臉,簾籠上便浮起一疊清波。影動琴弦,發出滋滋的聲響。還在被窩裡,就收到一條信息:喂,醒了麼?陽光很好,天好藍啊。於是,踢蹋著一雙拖鞋。奔向窗邊,推開窗,遠處的樹縫之間,正躺著一束斜斜的光。心,被藍空的高遠,淨澈而消融。然後轉身,披衣。靠在床頭。想起昨晚做過的夢。飄零的,繁盛的。一樹一樹,繽紛。像節日裡高空的焰火。 所有的花朵,所有的景象,在世界這端或那端交錯著真實與虛擬。夢裡,我和你和他(她),在洶湧的人流中相遇。一簇一簇的丁香花開在熟悉的街道兩旁。我們也許是初識,也許是重逢。只是,彼此的臉上,沒有任何的錯愕與驚喜。我一次一次,運來花香,鳥語,陽光,牛奶,和每一片誤入煙雨的風景。 那些故去的親人,都還完好,滿含微笑。身體健康,沒有疾病的困擾。 他們,和常人一樣,幸福,快樂。並不如先前所想的那般冰冷。那裡也有星辰日月,那裡沒有名利之爭,人人安貧樂道。如果要執意留下點什麼,那便是萬般的撫慰與祝福。 …… 幾度窗前柳,怎堪夜雨舞秋風。 空掉的小樓,隨流年偷換了窗口的春花秋月。有沒有誰輕歎一聲,來憑弔已漸成煙的歲月?有誰會念起,簷下零落的許多往事?許多心語?憑窗的凝眸裡,飄著,一個人的寂寞和自在。如花女子,嫵媚的裙角掠過迷人的婉約…… 文章來源:吾瑜倫比的美麗 |自由主婦 | 醫網天下的BLOG |為愛守候 | 蕭楚浚 |蓬山老叟的BLOG | 羅琦 |京師易美的易學裝修設計室 | 申子的BLOG |翱翔藍天的BLOG |